酒晕衫青

除了过人的英俊,我一无所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考完了!!!数学零分没关系九月再次融入补考大家庭!!!
拿那啥电子设备检查携带物的时候我的裤兜滴了一下…监考老师盯着我警惕道:“你裤子里装了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我摸出一管mac的口红来…………

  7 10

我就悄咪咪来repo一个!
首先表白所有staff太太!再偷偷给我女神比个哈特\♡/
图是调过色的,所以颜色和实物有些出入///
文阵和图阵的封面材质都不一样,非常好摸,尤其《壹》,都是乖乖洗了手擦干净后才敢下手轻轻抚摸///
《ZERO》目录前的那一页是闪闪发光的,非常美!像是缀了好多小星星!
图阵太太们的这一本封面非常非常非常圣洁高大上!打开好像是开启了什么封印一样,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升华了!!
太太们的作品还没有来得及一一欣赏完,但是我想告诉同好们一件事——不入合志真的真的会后悔的,骗人是小狗(((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来得及入本的大家,还有一次现货通贩!心动不如行动,祝你们能顺利抢到现货!
最后再给各...

  27 10

【韩叶】寻鹿记 (上)

“风流倜傥美少年,揽镜自顾夜不眠。”

正气凛然少公子韩×吊儿郎当小神仙叶

剧情临时瞎想的,看着很严肃,其实很幼稚。

我也不晓得我还能不能继续接着写。

权当练手,为暑假更新作铺垫。

祝阅读愉快。


起. 


春山不动云影乱。

早春料峭,是挟风过雨天气。昨夜落得新年最后一积白雪,鸡鸣三声过,天翻鱼肚白,却丝毫未见得放晴迹象。阴云连绵成群山,遮去化雪日头,吞了薄余暖气儿。

正是猎鹿好时节。

那韩家少公子背剑提弓踏雪而来,足蹬锦靴,身系狐裘,裘下一身韩家校服惹眼得很。黑...

  105 23

【韩叶】忘川道

别问我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磨蹭了一个小时写出来的。
这儿原ID酒晕衫青,改几天放飞一下。
祝阅读愉快。

《忘川道》

夜深,忘川河道。

“公子所往何处?”

那摇橹船家略一回首,桨下荡碎星影无数。他头顶斗笠,笠下黑纱遮去本来面目,身上也是一袭黑衣,唯有袖边滚了浓鲜的红。

“奈何桥。”那船客答,“劳烦船家行快些。”

船家笑道:“公子赶着投胎去?”

船客正色:“正是如此。”

船上公子上世姓韩,观衣着气度,应是大户子弟。他身上并未配多首饰,发间束了根红红白白的绸缎带子,右掌紧攥,也不知偷藏了甚么在手心里。

既曾为世间过客,大抵有些未圆满的心念。幸得这韩公子未如往日某些船客般哭嚷不休,他颇...

  120 32

【韩叶】叶修的婚纱底下有些什么

深夜偷偷放飞一下,当是我那篇《梦中的婚礼》的车吧。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喝酒。

叶修双手扎住裙摆,怒道:“你敢掀试试?”

醉得只剩三分神智的新郎官面色严肃地抓着他的婚纱大摆,往里看了两眼就要钻进去。不让还要生气,可以说是非常幼稚了。

“韩先生,”他气得也是没了脾气,“您今年几岁啦?”

韩文清睁着眼睛看他,斩钉截铁道:“十八岁。

“一叶之秋,打一场吗?”

有韩文清。

  195 33

【韩叶】梦中的婚礼

昨晚的脑洞产物。
过两天可能删掉。

想看老叶穿婚纱被哔——

祝阅读愉快哦。

 

 

 

 

 

 

“你愿意娶面前的这个男人吗?”

有声音从昏晦虚无之中升起,在尚且迟钝的感官世界里变得愈加明晰,仿佛一团攒动的温暖的火焰,将心尖灼得有些发烫。

“……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是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夕阳的光透过教堂彩窗投射在了这位身着黑西装的年青男人脸上,他前胸还别着一朵芬芳的红色玫瑰花。那彩光模糊了他的表情,他垂眼不语。

牧师从金丝眼镜里抬眼看了看他,重复道:“你愿意...

  250 19

【追凌】少年风流

头一回写魔道同人,还不怎么熟练,还请多多指教!

就是很喜欢大小姐呀,也很喜欢思追……他们都很好,笔芯嘿嘿嘿。

我想了想,暂时不另腾小号出来放魔道相关了。等我这边反响不好掉粉严重说不定再放到那边去。

祝阅读愉快呀。


一剪剑光扫得春夜花枝寒。

已是晚春时节,这样清朗的月夜更衬暖和。如此青绵山林中免不得要多生几株花树来,沁得满口鼻清香,极合适在树桠下奏琴吹笛,斟杯小酒诉心头喜欢。

可此时此刻无人心头作旖旎念想——金凌攥紧了他手上那把金光流璨的长剑。

一路过来,不少修士衣衫皆被树杈划破,颇不雅观。可他仍持着那份高傲的矜持,容貌俊美,气度不...

  110 16

【韩叶】佼人僚兮

性转高亮,性转高亮,性转高亮!

侠女韩×赌气溜去青楼伪花魁叶

内含许多诗句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祝接受得了的朋友们阅读愉快。

 

 

 

今夜月圆明明朗,泼塌下遍地一掬清白好颜色。

此处高楼仍一派人间烟火气,暖灯灼灼,隐约可闻女子莺呖笑言,更平添几分脂粉庸香气。楼内美人粉衣紫裙,摇曳生姿,满面笑意不知真假——胜在够美,便无人欲去追寻她们愿是不愿。

正当喧嚣沸顶之时,一剪寒厉剑光暂且劈落半盏清明。

那老鸨头簪红花,堪堪也可称声徐娘半老,受惊时亦是另有一番风味。她暗使颜色喊那打手簇围过来,面上却仍一片殷勤笑颜。那双眼珠子滴溜溜从...

  163 41

【韩叶】杏花天

突然热血,想写写身处江湖的少年侠士。

小短篇。

内含小小的一句声优采访糖。

其实前段时间卡文卡的非常厉害,三次也一直很颓,对自己是持很大的怀疑态度的。越不甘心越想写越写不出……最近这几篇都属于复健吧。

祝阅读愉快。

 

 

 

 

红衣少侠骑骏马而来。

正是早春天气,沿途青山薄笼雾烟,放眼澄净净一片天高云远。他抬手挡去眼前拦路的杏花枝条,掀眼望及花后人影,忽而一拉缰绳。

“许久未见韩少侠,”他翻身下马,冲来人粲然一笑,“甚是想念。”

来者与他皆是不过十七八岁的明俊少年,那小少侠身量比他略高去些,看人时也便多了几分居高临下的倨傲意...

  151 28

【韩叶】超速

 昨晚盲狙到江苏卷。

但是这篇并不是车。

有我妈妈一时兴起的合写……前面“夜起薄雾”后的加粗黑体是我妈妈的。

祝阅读愉快哦。


韩文清迎着涟涟月色将头盔摘下。

这个夜晚安静得过了分,依稀可以听见夏蝉磨翅的吱吱声,还有蛐蛐有一搭没一搭的寂寥鸣唱。

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条公路上竟一辆行车也没有。

他搔了搔沁出汗水的鬓角,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不妥。那辆银色的川崎z125熄了火,韩文清扶着它靠到了指示牌边儿上,方才掏出手机。

他注意到了显示无信号的顶端界面。

时间显示凌晨一点一十五分,是时候应该返程归家了。

韩文清摇了摇...

  168 35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