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超速

 昨晚盲狙到江苏卷。

但是这篇并不是车。

有我妈妈一时兴起的合写……前面“夜起薄雾”后的加粗黑体是我妈妈的。

祝阅读愉快哦。

 

 

 

韩文清迎着涟涟月色将头盔摘下。

这个夜晚安静得过了分,依稀可以听见夏蝉磨翅的吱吱声,还有蛐蛐有一搭没一搭的寂寥鸣唱。

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条公路上竟一辆行车也没有。

他搔了搔沁出汗水的鬓角,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不妥。那辆银色的川崎z125熄了火,韩文清扶着它靠到了指示牌边儿上,方才掏出手机。

他注意到了显示无信号的顶端界面。

时间显示凌晨一点一十五分,是时候应该返程归家了。

韩文清摇了摇头,又撩了把汗湿的额发。他的兴趣爱好不多,飚摩托是一项。他享受顶着风潮猎猎前进的感觉,仿佛如此便能融化,融在虚无清冽的疾风之中——

然而总还欠缺些什么,韩文清抿了抿干渴的嘴唇。

飞驰过后喷薄而出的汗水沿着他的肱二头肌往下流淌,是夜色之下晶润性感的一点。二十三岁的韩文清重新戴上摩托头盔,捏着离合,打火挂档轰油门,他掌控着身下那头机械野兽冲了出去,仿佛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任何物能够禁锢得住他,仿佛他仍是当年那个青涩却又血气方刚的少年。

夜起薄雾。

他蹙起了眉头,稍稍减慢了车速,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更确切地说,是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这么多年,到底没能忘记,没想在这个地方遇见。

那个人踉踉跄跄,几乎是扑到他的车前,伸手拦住他的车,大口喘着气,一副着急的模样。他要坐他的车!

猛一抬头,四目相对,傻了还是巧了?

却见一双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这目光有多久没见了,怎么像是昨天?难道是梦吗?他掐了一下自己,疼!这不是梦!

却见一双心情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叶修抽了抽嘴角,上前一拍韩文清僵硬的肩膀,道:“载我一程,赶紧的!教务主任偏他妈挑了这时候来查寝!”

他没有头盔,自说自话间长腿一跨便坐到了韩文清身后去,一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紧实无赘肉的腰肢。

叶修挑眉,在那腰上又多捏了两把。

“半天没见,我怎么感觉老韩你又老了几十岁?”

韩文清方从精神恍惚的状态中抽出神来,黑着脸拧了把少年白皙温润的手背:“再吵就给我滚下去。”

话音未落,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从后视镜里窥了一眼新乘客的脸。

那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人,眼眸乌黑干净,睫毛长长的,脸蛋白白的,嘴唇很薄,唇形和唇色却很好看,让别人……让韩文清忍不住想要贴上去亲一亲。

此时此刻他挑衅般地冲韩文清挑眉,让原本有些怠懒神气的面容瞬间生动不少,他是从旧照片里行走出来的旧情人。

韩文清高中时代的旧情人。

他叹了一口气,将早已智能化的触屏手机往口袋里掖了掖,侧首问道:“回校走哪条路?”

 

 

 

 

 

迎面是锐利如刀的冷风,韩文清后座还载着一个大活人,因而不敢飚得太过分。可如今刻意放缓的车速对叶修而言也还是够呛,头盔只有一个,他思考了一番是要坦然面对冷厉如整形刀的大风给自己的脸蛋做个削骨手术还是要保全自个儿如花似玉沉鱼落雁的容颜,选择将脸埋进韩文清汗津津的后背里挡风。

面对疾风吧少年!

韩文清思忖半天,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叶修是他的旧情人,是他的初恋,是他的前任也是最后一任。自从当年分手之后他就再没谈过恋爱,叶修那头如何倒是不知道,当年还不兴朋友圈。

即使后来知道了叶修的联系方式,他也还是没有去添加好友,却任由朋友给他的那份二维码躺在手里相册里头,韩文清没敢去扫。

他不怕咄咄逼人的控诉,也不怕淡如冷水的“你好”,怕就怕一打开朋友圈——您的好友叶修发了一条新票圈哦:和男朋友出去玩,亲亲❤——后头连跟九图。

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韩文清默默叹气。

五年前的叶修白白嫩嫩颇为乖巧地坐在车后座,看这架势他们还处在热恋时期,然而一切尘埃落定的几个月后,他们便要陌路殊途了。

“叶修。”

后头的人默默抬头:“啊?”

韩文清憋了半天,憋到耳根都红了一片。

“没什么。”

“老韩,”叶修伸手摸到他弹性十足的腹肌处戳了戳,“有病快治。”

忽然之间,韩文清很想反身去握住叶修的手,十指相扣,谁也没办法将他们分开。

然而在这样的车速之下牵手就是妄图双双殉情!

韩文清轰了把油门,挟着尖锐的轰鸣冲了出去,他满意地感受到叶修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又紧了紧。那少年薄唇轻启,在夜半无人的公路上放声大喊:“韩文清我日你大爷啊啊啊啊啊——”

留下一串缭绕在群山之间的清越回响。

 

 

 

 

 

 

“既然这样,”叶修轻飘飘地睨了韩文清一眼,“那就分手吧。”

夏天的风是暖的热的,撩着他蓝白相间的校服边角过去,带起属于叶修衣上的一缕脉脉清香。

韩文清听着空白试卷抖动的沙沙声响,艰难地滚动了一下喉结。

“这样对我们都好。”

叶修了然地点了点头,继续两眼放空转笔。韩文清俯下身来,将那张未填写的卷子放回了叶修的桌上。

他在等叶修开口挽留。

出乎他意料的,叶修这一回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们保持着诡异的平静,谁也不肯低头打破这如同死水般僵着冰冷的冷漠。年青的风仍然吹着,撩过窗帘试卷校服边角和他们初生情愫的心野,播种下爱与希望,又匆匆抽身而去。

最终韩文清攥了攥拳,他尽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叶修的表情,大步走出了教室。

转到一半的笔掉到了地上。

如今回想起来,当年分手的理由真是可笑得过了分。

韩文清从那时起就喜欢偷偷溜出校飙车放飞自我,在紧张紧凑的生活中偷留一口清鲜气儿保全少年心。偏偏叶修不喜欢他这样做,他平素讨厌不规则的驾驶方式。

那回照例小吵了一架,是韩文清主动找上门吵的,分手也是他提的。然而他没有想到叶修会同意分手。

按如今流行的话来说,这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韩文清当年偏偏是忘了,叶修也是同他一样有脾气的大好少年,平日看着不成正形,但他……他对韩文清的容忍也是有度的。

如果当年我低了头,上去摁着他狠狠亲两口诚恳地道歉并且砸了摩托车,韩文清默默想:一切是不是还有挽回的余地呢?

后座上的旧情人仍然亲昵而熟稔地搂着自己的腰。

“老韩。”他听见他开口,“别开这么快。”

韩文清下意识依着他的愿放慢车速到了六十。

“你……你不是着急回学校么?”

叶修把脸埋在韩文清宽厚结实的后背上蹭了蹭,惬意道:“处分哪儿有你重要啊。”

 

 

 

 

 

 

不远处的隧道里融出一道昕昕白光。

依稀可以听见鸣笛声响起。韩文清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他深呼吸了一口重返学生时代的清鲜冷风,破罐子破摔地大喊了一声。

把叶修给吓得不轻。

“叶修!”

“啊……?”

“我喜欢你,我爱你!”

“快别嚷嚷了,我知道。”

“我十八岁时喜欢你,我二十三岁更加爱你!”

环在腰上的双臂收得紧了些,他似乎听见了有谁在耳边轻轻笑了一声。

“我也爱你。”

依附在川崎z125后座上的重量骤然一轻,韩文清被强光刺激到睁不开眼睛,狠狠地踩了刹车。

尖锐轰鸣如何来,尖锐轰鸣便如何止。

他仿佛被妖魔抽离了魂魄,抹了把脸,将车停在了路边。身后并没有隧道,他下了高速。

手机信号满格。

韩文清几乎不假思索地戳开了拨号功能,颤抖着拨出了烂熟于心的一串数字。

嘟——

“……喂?”

“叶修,我——”

他想,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End.

  209 43
评论(43)
热度(209)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