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佼人僚兮

性转高亮,性转高亮,性转高亮!

侠女韩×赌气溜去青楼伪花魁叶

内含许多诗句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祝接受得了的朋友们阅读愉快。

 

 

 

今夜月圆明明朗,泼塌下遍地一掬清白好颜色。

此处高楼仍一派人间烟火气,暖灯灼灼,隐约可闻女子莺呖笑言,更平添几分脂粉庸香气。楼内美人粉衣紫裙,摇曳生姿,满面笑意不知真假——胜在够美,便无人欲去追寻她们愿是不愿。

正当喧嚣沸顶之时,一剪寒厉剑光暂且劈落半盏清明。

那老鸨头簪红花,堪堪也可称声徐娘半老,受惊时亦是另有一番风味。她暗使颜色喊那打手簇围过来,面上却仍一片殷勤笑颜。那双眼珠子滴溜溜从脸打量至足,再凝在那柄光华甚极的长剑上,暗暗叹声可惜。

可惜了这番倾国动城好颜色!

那美人劈烂了她这露华楼的大门仍不罢休,滚了白鹤的曜黑袍袖一掀便是要进楼来。没得姑娘敢拦她,胆子小些的早躲去公子大爷们的身后怯怯窥探,胆子大些的也只是冲她笑吟吟地唤声姑娘可是来此处寻欢?

她绷着张怒气冲冲的脸儿,两道剑眉下是一双水光流转的美目,长睫如蛱蝶振翅,唇瓣似点盈盈朱砂。

美如天仙,却毫无娇柔颜色。她正如她手上那柄削铁如泥的剑,光华灼目,举手投足间逼出一股子英武之气来,直教人不敢生出怠慢。

“劳驾,”那嗓音仿若珠落玉盘,铿金有声,“叶修——可是你们这楼内的花魁?”

韩文清仍不肯收了手上长剑,虚扶一截出鞘,心念今儿个定是要将叶修给捉出来,缩在这烟花勾栏地,终究是不成体统!

老鸨脸上青青白白掠变过不少颜色,还是滞在了那副殷勤甜腻的笑脸上头。她一拂香帕,上前迎道:“正是的呀!”

她心说道,莫不是叶修勾搭了眼前这美女的汉子,故而人家娇妻寻上门来撕破脸皮讨要说法?瞧她也不是甚么好惹的善茬,既是会使剑,便也可称声女侠。指不定师从哪个大门大派,还是少招惹,莫要砸了我家招牌才好!

心念及此,这老鸨挺了挺胸脯,任着韩文清将几锭白银擦着衣料丢进胸口衣缝里头,一时间笑意更盛,侧身拍了拍掌,即刻便是有两位粉衣少女笑嘻嘻地迎上前来,一左一右挽着了韩文清的手臂,唧唧喳喳笑闹个不停,只消片刻便将人带上了楼去。

韩文清驻足门前。

她本想提剑来劈,劈烂了便揪住那可恨之人的衣领拎出楼去,拎哪儿去都好,只是要将自个儿与她的手捆起来,看她再往何处逃!

这一剑迟迟没能下手。

一截皓腕探出,叩了两声门,却迟迟不见有人应答。韩文清一时心急,干脆便踹开门闯了进去——

哪想窥见如此好风景。

此女生得淡白梨花面,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渠出鸿波。身裹红纱,足系银铃,发间一撷春杜鹃。真真应得前人诗句,有道为“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饶是韩文清也不免怔楞片刻,随即面上一红,怒道:“为何不好好穿衣裳!”裹的这层纱又算得什么,若进门的不是我——她心尖尖都仿佛被火舌舐了一口,灼得她又疼又怒,隐约还藏了三分嫉妒,手上长剑更是出鞘几分,寒光乍现!

那美人方才出浴,玉臂腿间净是淋淋漓漓的水珠儿。她瞥去韩文清一眼,倒也不说甚么,自顾自一拨长发,倒在床褥里再不肯起来了。

“你来这儿做甚么?”她此时仍有心调侃与她,“学人狎妓?”

韩文清冷哼一声。

叶修任由她挡在门边,朱唇含笑,戏道:“还不关门?你愿我以这副模样教人瞧见?”

冷面美人只一挥手,房门便关得严丝合缝。她半张面目隐没在深深晦暗里,教叶修看不清是恨是怒。她索性也不去管,她晓得她心头不快,便不再去招她惹她。

最后落得苦头吃的还是自己。

“叶修,你仍不肯随我走?”韩文清道,“你这几天在楼内也看清了这是个甚么浑水地儿,你千不该万不该,偏要来此处惹腥脏!”

榻间美人睁眼瞧她,足上银铃微晃,作清越声响。

“随你走?”她道。

“前些阵子我同你吐露心迹,你不声不响不应答,拂袖便走,丝毫不管顾我青白面色。韩文清,你定是厌我,恶我,既然如此,又为何来此处寻我觅我?”

叶修一语吐罢,瞟那负光而立的侠女一眼,翻身假寐不再理会她。哪想那番话却如刀刃般戳刺入韩文清心窝里头,她攥着剑柄的指节微微发抖,一时间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不知该如何与她细细道言。

“叶修。”她松了剑,低声道,“我……我平素不晓情爱之事,也难料你亦对我有这番心意。我哪会厌你,哪肯恶你!我喜你爱你仍来不及,怎会,怎会——”

那冷凝面貌一时竟如桃而竞红,韩文清平复一番心情,又道:“那日是我粗莽,光想着与师门通报此事,好迎你入我家门,却忘照拂你心意,该打。哪料得几日未见,你便一头栽进了这烟花小楼内作魁——”

叶修侧身竖耳听得起劲,听到此处翻身坐起,也不管身上红纱乱是没乱,懒倚床头笑道:“此话当真?”

“对你,句句是真。”

她朝她大喇喇伸出手去。

“抱我起来,咱们快走去成亲,迎我入门呀!”

韩文清那头却红了耳根,沉声道:“叶修。”

“怎的,想反悔?”

“成亲之前,我想先同你圆房。”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却见帐摇榻暖,此地非春却胜春,轻薄红纱绕指柔,露湿牡丹,娇莺呖转,真真是一派人间好风景呵。

只恨美人旖旎事,不能与众细细言。

End.

 

  237 48
评论(48)
热度(237)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