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追凌】少年风流

头一回写魔道同人,还不怎么熟练,还请多多指教!

就是很喜欢大小姐呀,也很喜欢思追……他们都很好,笔芯嘿嘿嘿。

我想了想,暂时不另腾小号出来放魔道相关了。等我这边反响不好掉粉严重说不定再放到那边去。

祝阅读愉快呀。

 

 

 

一剪剑光扫得春夜花枝寒。

已是晚春时节,这样清朗的月夜更衬暖和。如此青绵山林中免不得要多生几株花树来,沁得满口鼻清香,极合适在树桠下奏琴吹笛,斟杯小酒诉心头喜欢。

可此时此刻无人心头作旖旎念想——金凌攥紧了他手上那把金光流璨的长剑。

一路过来,不少修士衣衫皆被树杈划破,颇不雅观。可他仍持着那份高傲的矜持,容貌俊美,气度不凡,眉间丹砂以明志,手中长剑以屠恶,袍袖翩翩,金家校服上一朵金星雪浪白牡丹。

金凌此次夜猎只独身一人。

他不与金家小辈交好,亦不肯随他舅舅江澄一同前来,只摸了剑扯了弓便登上此山。说是历练,实是又与舅舅那头吵了个翻,他到底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畏惧江澄手中那威名远扬的紫电。

金凌已猎得不少,想必又可好好展露一番头角。他面带矜傲,手提长剑,直瞧得周遭几名小家门生眼生艳羡。

他偷瞥去他们一眼。

是明山李氏弟子,关系颇亲近的模样。你帮我递水我帮你背剑,虽不言语,但融洽之意教他这样一个过路人亦看得甚为明晰。

心尖上仿佛被猫爪子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金凌冷哼一声,转身便走,教那几名门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何处招惹了这金家骄横的小公子。

他这厢方一扭身,便撞上了一具少年温热的躯体。隐约可嗅得清清冷冷却不能算作冷淡的衣香,竟颇有些熟悉——

似是故人来。

金凌心头一乱,原本入了鞘的长剑又拔出三寸来,现出灿灿金芒,与他本人一样的骄矜华美,此时又带三分怒意,教人顿生胆寒!

“是你——金凌?”

来人墨发间束一条云纹抹额,不愧为蓝家得意门生,温雅好少年。如玉般润泽的脸面上微现喜色,眼睫微垂,薄唇启阖,笑道:“这真是巧了!”

他心尖一颤眼皮一掀,抿了抿唇,看似有些不情不愿道:“怎么每次都能遇上你们蓝家人?”

蓝思追身后簇着几名蓝家弟子,见是金凌,忆起从前义城并肩作战,不免也放下了吊起的心。夜猎已走至尾声,整山恶灵走尸屠得几近干净,这些少年人也便松懈下来几分,有劲儿肯同金凌调笑了。

“怎么,你舅舅江澄这回没跟你一块儿来?”蓝景仪歪头笑道,“金大小姐这回屠了多少走尸呀?”

金凌一扬下巴:“总归要比你们多些!”末了声音又稍低了些,“你们家含光君不是一样没来。”

“他同魏前辈一块儿呢,”蓝思追又走近他几步,“金公子……金凌可愿与我们一道?”

他被他那声金凌唤得有些恍惚,免不了回首再望去两眼方才那群弟子,抿唇有些犹豫。

蓝思追了然。

他干脆去拉金凌的白皙好看的手,温声道:“都是同生共死过的朋友,不必与我们拘礼甚么的。”

这话一出,金家小公子总挟了几分傲慢刻薄的眉目有些松软,蓝思追含笑看他,直看得耳根到面颊都飞起一片薄红。金凌本来生得好看,只是平日里神情总不怎么近得人情,如今来了这么一着,教他从大雪封冻转瞬到了一夜回春——好一个明秀美少年!

他略挣了挣,偏转眼波低声道:“既然你这样诚心诚意请我——就给你一个面子。”

蓝家小辈们松了一口气,交换眼色一涌簇围过去,皆存少年心性,从金家饭食问到金家仙子,真真是热闹至极了。

蓝思追仍是握着金凌的手不放。

他面带羞窘眼色瞥去蓝愿一眼,正巧撞上那池温柔眼波,心念恍惚,脱口而出:“你们蓝家招收弟子门生,真的只收俊美少年?”

一时之间更是热闹,嘻嘻哈哈笑闹谁谁更有美人姿色,不知是谁提起含光君美貌,齐齐噤声一顿。

“金凌,你瞧我们这几人之间谁更美些?”

交握的手被握紧了些。

金凌红着脸看看蓝思追,扭过头冷哼一声:“自然是我颜色最佳!”

那蓝家弟子面上一派温和:“我附议。”

他们便这样一路踏下山去,踏破山川湖海,人间景色——好一出少年风流!

End.

  141 17
评论(17)
热度(141)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