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玻璃纸之夜

年龄操作,大韩小叶。28岁的韩穿回去抓着一脸懵逼的18岁小叶这样那样了一顿。

五月份答应过的千粉贺,这是第二天。

祝阅读愉快。

(顺便那个…后文我忘记放了qvqqqqq

夜晚合着几枚方正冰块儿摇荡撞击在玻璃杯壁上,年青的血液沸腾于温温热热的夏夜。噪音,歌声,放声言笑声一股脑儿随着甘美酒液下了肚,吞入咽喉的一刻泛起令人安心快意的畅快感。

“为了荣耀——干杯!”

众人纷纷抬手举起满盛琼浆的玻璃杯,短促地在半空中碰了一碰,溅起一片铛啷啷的清脆声响。
“一叶之秋,你怎么不喝酒?”染了缕黄毛的小青年凑过来挤眉弄眼笑道,“这又不是在家里,你可别搁大伙儿面前装乖宝宝。”

举着杯鲜橙汁专心致志从果盘里拣紫葡萄吃的叶修闻言挑了挑眉。

他今年五月刚成年,眉目间还未褪去独属于少年人的稚气,面皮子白生生的,看着不像出来打游戏的预备役职业选手,反倒像权贵人家娇养出来的大少爷。

叶修冲着那人呲牙一笑,斑斓彩光落到他水润的眼睛里,有一种名为神采飞扬的神气。

“哟,乖宝宝?乖宝宝回去就和你竞技场见,输的请赢的吃饭!”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众人纷纷附和——反正要和这尊小神仙jjc的又不是自己,虽说大家伙儿都是游戏高手,可若对上一叶之秋,谁心里也都没个底儿。

顿时,那小青年惨叫起来,“这明摆着欺负人!”他眼珠子转了一圈,决定大着胆子拖人下水,“一叶你要打和大漠打去,咱们围观你们打还差不多。”

被点到名字的少年沉默着抬眸,正好与叶修投过来的眼神在半空中撞上。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的心跳漏跳了一拍,于是干咳两声,别过了头去。

韩文清干脆地站起身,站到了叶修面前,道:“一叶之秋——”

叶修从善如流接道:“打一场吗?”

“……”他顿了顿,看起来甚至有些无奈,“不是这个……一起喝一杯吗?”

叶修从来不擅长喝酒,但此时他迎着旗鼓相当的对手炙热而认真的眼神,不免抱持了些侥幸心理。就喝一杯,他想,希望我不要是会发酒疯的那种人。

他放下橙汁,重新拣了只杯子倒了酒回来,与韩文清碰了碰杯:“就一杯。”

那个不苟言笑的少年人面色松动了些,也跟着将自己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再次很认真地看了叶修一眼,也没有与他搭话扯家长里短的打算,转身走回自己原先坐着的位置去了。

结结实实喝完一杯的叶修瞅了眼橙汁,也没了想再喝的念头。他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听着线上三五好友吹牛打屁展望美好未来,听了没有多久,忽然面色一变。

“……咱们小叶怎么了?”有关系好的停了话题关切问道,“哪儿不舒服?”

叶修蹭地站了起身。

“我……我去一趟洗手间。”

反胃感铺天盖地袭了上来,意识也开始模糊。他走路甚至有些打摆子,短短的一小截路是扶着墙走过去的。叶修干呕了几次,并没有成功催吐出什么东西,他揉了揉眉心,转回洗手池洗了把脸。他迷迷糊糊地抬起被清水润湿的脸,从镜中看见身后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个男人紧紧抿着嘴唇盯着镜中叶修堪称青涩的脸蛋,忽然按耐不住什么似地喘了两口气。他要比叶修高出一大截,体格也要比叶修强壮许多,身上穿着一件黑红相间的衬衫,胸前还印着醒目的Logo。

他很眼熟。

叶修眯着眼睛在镜子中打量他,已经滞涩的大脑缓缓转动。究竟是谁呢,是谁——

“叶修,”男人的喉结一滚,吐出一声含混不清的笑,“叶修。”

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是谁?

那个不苟言笑的少年身影与面前这个不苟言笑的成年人相重合,韩文清浑身的气势陡然爆发,他居高临下地盯着软了身子的叶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白皙的脖颈和露出短裤外软乎乎的小腿。他往前一步,很干脆地握住了他略显单薄的手腕。

“你想问我是谁?”韩文清笑了,“我是韩文清,你未来的爱人。”

 眼前少年身形瘦削,骨头架子上压根没多少肉。此时他站在洗手间略显昏黄的灯光下,睫毛打下一片美好阴影,看得韩文清有些心痒。手心所触及的皮肤很是细腻,摸起来非常舒服,好像和田美玉。

“大漠孤烟?”叶修眼里泛起朦朦水气,“我会和大漠孤烟在一起?”面前这人的确与大漠孤烟的相貌极其相似,只是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稳重。

“是韩文清,不是大漠孤烟。”韩文清忍不住上手揉了揉叶修柔软的头发,“虽然有很多变故与事端,但我们一起走过了十年,将来还会一起度过更多个十年。”

叶修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正当韩文清心驰神荡地往他开得有些大的衬衫领口里看时,小叶突然开了口:“那我们……谁在上谁在下?”

虽然醉了,但他眼里还是有独属于他世间独此一份的傲气,十八岁的叶修身上已经有了那个时代斗神的影子,傲然附在他略显稚嫩的眼眉中,仿佛欲出的利刃。这份傲在数年之后被很好地隐藏了起来,但却也并不代表它就此消失。韩文清怔怔地迎上了叶修撞上来的久违的目光,喉结滚动了一下。

“……我上,你下。”

小叶内心崩溃,嘴上挣扎着嘲笑:“就凭你?”

韩文清沉吟片刻,决定陪十八岁的叶修打一场指导赛。他干脆也不再遮掩身下已经斗志昂扬的那处,逼上前一步,在小叶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一叶之秋,打一场吗?”

叶修被这一下整的浑身发软,默默往韩文清鼓起一大坨的裤子上瞧了一眼。

呵呵。

 

点我围观十年宿敌大♂打♂出♂手

(大致补写下后文……)

他于睡梦之中被人摇撼着醒转了过来。

那少年蹙着眉站在叶修身前,见他睁眼,无声地松了口气,道:“这里正对着空调,在这里睡觉,你会感冒。”

熟悉的世界,熟悉的韩文清。叶修抹了把脸,暗想难不成方才厕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在做梦?他对上韩文清的眼神,忽然有些面红耳赤。

韩文清看他一眼,转身欲走,却又被叶修叫住了。

他身上盖着一件黑红配色的外套。

“大漠孤烟……韩文清!”

少年停下脚步。

“未来咱们走着瞧,”叶修向他伸出手,微微地笑了一下,“输赢胜负还没有下定论。”

韩文清将叶修的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干燥而温热,透着几分坚定不移的意思。

“我不会输的。”他说。

End.

  474 58
评论(58)
热度(474)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