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夜盗

变个色儿,今天衫黄上线开个夜车。



叶修身着夜行衣,隐匿于树影屋瓦之间。

今夜的风颇有些喧嚣,而他的衣裳又太薄,直冻得他不住打哆嗦。身处片片琉璃瓦上,叶修竟未让靴下瓦块碰撞出半点儿声响,他仿佛一只本来就该栖息在韩王府的屋顶上似的鸟雀,在风中冻了这许久,亦安然不焦躁。

刺客总是耐心的,武功当属江湖第一的刺客当然要比寻常人耐心成千上百倍。

他在等待。

等一个将韩王爷一击毙命的机会。

叶修掀起一片屋瓦,王爷寝屋里头只剩寥寥几根烛火燃着,随时侍候左右的兰衣婢女也没了踪影,想必那人是已就寝了。

自新帝继位以来,江山苍夷,四起狼烟。传言韩王爷阻挠新帝开国库救灾民,眼看着外头民不聊生,他却仍舒舒服服地躺在屋里,嗅熏香饮美酒纳美妾……叶修攥紧了袖中的短剑。

天色已晚,他轻手轻脚地跃下窗棂,自窗而入,无声无息地站在了韩王爷的床榻前。

他长着一张似乎有些面熟的脸。

眉是剑眉,睡颜平和,即使闭着眼也显出一副坚毅不惧世事的模样,恰好是叶修最欣赏的类型。

只可惜——

他一扬衣袖,那柄闪着寒光的短剑从袖中滑出,稳稳捉在如玉般的手上。

手起刀落!

就在这时,睡在榻上的王爷忽然睁眼,翻身跃起!他的轻功虽略逊于叶修,但筋骨却很是活络,拳脚有力!叶修暗道不好,没想到这劳什子王爷居然也非等闲之辈,这一起一跃一擒,竟与持剑的自己打了个平手。

叶修闪身疾退,韩王爷面上不惊不怒,微蹙着眉,表情居然有些委屈。他铁拳挥出,眼看着叶修心口便要挨他这一拳,他却默默松拳,大掌贴上叶修紧身轻薄的夜行衣,在被冻得挺立的奶尖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收手时还意犹未尽地揉了揉。

登徒子!

叶修不怒反笑,只是下手愈发狠厉,招招致命,却皆被那王爷躲了过去,一双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温暖的手掌碰触在冰凉的身子上,那滋味也的确舒服。四起的火苗烧得他有些松懈,一不留神,就被韩王爷紧紧揽到了怀里。

“你为何要杀我?”韩王爷在叶修的臀尖上摸去一把,似乎觉得手感不错,干脆停在那处不作动弹了。

“……手拿开,”叶修道,“原本要杀你是为民除害,如今要杀你是因你太不知廉耻。”

王爷似乎笑了。

他点了叶修的穴,也不脱他衣裳,只是隔着薄而紧身的衣料弹了弹这刺客已经吐露涎液的玉柱。

“究竟是谁更不知廉耻?”

韩文清将他抱到镜前,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我今日未蒙面纱,你便认不出我了——叶大侠?”

叶修眼皮跳了跳。

他今日不仅杀错了人,而且还杀到自己相杀相惜数年的好对手头上来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身上有些热。

走微博

韩王爷忽然消失了。
之前所谓助纣为虐压榨百姓,其实都只是好事者的谣言。他独身消失在某一个夜里,连皇帝老儿也不晓得他究竟去往了何处。
偌大世间,只有一个人晓得他的去向。
叶修驾马仗剑,黑衣蒙面的侠客缓缓行路,一手替他抓着缰绳,一手拎着方才镇上卖花女相赠的一束山茶花。
天光恰好。
End.

  219 17
评论(17)
热度(219)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