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交杯酒

关键词:交杯酒
才发现迟了orz下次努力控制在时间以内。
祝食用愉快\\\\\\

叶修被一阵缠混着山林清息的疾风吹落到这香花满地的山谷里。

 

正值晚秋,谷中却仍一派绿意生机。他颇有些踌躇地坐起了身,掸去红衫上的碎草尘灰,回首再望时已不见来路几何,空余潺潺暖香如溪般漂流,掠过圆滑衣角,去而不返。

 

恍惚间见一豆蔻少女腆了面孔,打那生花海棠旁现身过来,怯着脸儿欠身道:“叶公子,请随奴家一道。”

 

他应了一声,将发顶上累人的凤冠霞帔揣在怀里,也不理会那婢女欲说还休的惶急神色,只自顾自叹言说:“那便走罢。”

 

 

 

 

镇中近来不甚太平。

 

连着三个月的久旱,未曾降过哪怕点滴甘露雨水。田中谷物已濒临枯死,叶脉延淌过的翠绿日渐干黄,扎得百姓乡亲们眼眶生疼,恨不能以急出的泪汗灌溉自家的秧苗。

 

如此便有所谓高人料定,说是山魁作祟,定要以未嫁美人祭之,方能降息山魁的恨怒。

 

那日众举摇签,落出的竹签上恰恰刻了是叶修义妹苏沐橙的名字。此事一出撼动全镇,正当乡亲们含泪来押人时,开门迎上的却是描眉画目喜服裹身的叶修。

 

“看个甚么?”他挑眉,将那凤冠往脑袋顶上一扣,“你们怎知这山魁不喜龙阳断袖?”

 

众人哑然——虽说叶修未生得女儿样貌,却也白净讨喜,想来唬弄魁魅一番并非难事,且也不败自家女儿的生路,可谓好处多多,如此便拭着泪携他一同上路,行至半途,犹见林梢树影斑驳之间系一赤色布条,上以墨书以苍劲四字:投之于谷。

 

遂而叶修一裾红衣立于断崖之巅,闭目,大口喘气,狠下心来纵身一跃——

 

“真他娘的刺激。”他说,而后坠入万丈深渊。

 

 

 

 

婢女提灯带路,二人簌簌行于奇花异草之间,衣袂摩擦作出沙沙声响,眼前忽而升起一串亮莹莹的飞虫,唧唧笑着搭过话来:“公子可是山神大人今夜迎娶的夫人?”

 

“休得胡言,莫要吓坏了客人!”少女撇撇嘴,暗自捏了个法术,将飞虫儿打了下来,只听哎哟一声,一青衫少年掉在地上,涎着脸嘿嘿笑道:“小的修炼不精,公子见笑。”

 

“莫要谦虚,”叶修搀他起身,“你本身就是个笑料。”

 

少年一噎,竟不知如何答他,终是臊红了脸,拂袖低声道:“公子嘴皮子好生厉害,只怕山神大人成亲后要吃亏了。”

 

豆蔻少女往他脑壳上重重一敲,嗔怪声声逼将过来:“若是让山神大人听见这话,怕你待会席上没得酒喝。”

 

行至光亮处,满目清隽景色,众人皆作欢愉状,罗裙层叠,花影深深,竟颇有一派桃花源之醉人情韵。叶修提裙驻足,扭身欲问那婢女童子,然二人早已被支使开去,空余他一人立于明暗交界之处,举手投足间不无尴尬,他刚想逃开,便听得有人问话。

 

“你站在这里做甚?”

 

他闻声回转过脸,是个高大男人,身着黑红混杂的长衫,眉眼俊锐,生得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叶修只觉熟悉,心上平白蹿起一股子亲近感,便挤眉弄眼冲他笑道:“你们山神大人可真是艳福不浅。”

 

“何出此言?”

 

“瞧那宴席上的美人成山成群,想来他必定夜夜笙歌罢?”

 

韩文清眉心一跳,上前一步,将他逼入透彻的光中,好让众人看清他红火的模样:“可惜了,我有龙阳断袖之癖。”

 

 

 

 

叶修被各色美人们嬉笑着拥了过来,强摁在竹椅上头吃席。

 

身旁坐的就是那黑面山神,自己的右手被强拖了过去紧扣着,生怕他再逃开去。叶修用左手拨弄着碗筷,也不知如何下嘴,一时间僵在原地。

 

但见山神夹过一筷子清炒山菇,叶修也便顺了他的意张嘴吞咽,二人无言。恍惚间却听山神沉声道:“你当真认不得我是谁?”

 

“认得,”他起了逗弄的心思,“曾有一面之缘。”

 

“倒是不错。”韩文清颔首,“可还记得是在何处相见?”

 

“镇上刘屠户家的猪肉摊子里。”

 

叶修迎着他猝然生怒的眸子笑道:“当时你要了二两猪肉好回家裹馅儿煮娇耳来食。”

 

 

下一刻浓醇果酒便抵上唇来,韩文清冷笑:“你再胡说八道试试?”

 

他啐了一口,恍惚间只觉酒香得呛人,便将那竹筒往旁里一推,嫌道:“我光看美人不喝酒也能醉,这酒你自个儿喝去。”

 

“你倒不改当年神貌,只是不愿再与我同饮交杯之酒。”

 

叶修一怔,韩文清松了锢了他的手,拾起竹筷夹食野味:“明日我便送你回去。”

 

四面迎风,枝上鲜花皆作摇曳姿态,纸灯内烛火明灭,山精们言语叽喳黯淡下去,天地两厢苍茫之间,骤见往事浮上心来。

 

“你是——”

 

“我是。”

 

 

 

 

叶修将一簇新雪捧下屋檐,捂在掌心暖它,自个儿的小手却冻得冷冰。

 

举目望去,上下皆白,此番动人情景唯有冬季可观,难怪各家孩童争相出门弄雪,失了此次机会可再等不得下次——已是要开春了。

 

他颤巍巍哈出一口白气,将手心化开的冰雪倾入杯中,探舌去舐那清冷雪水,又被冻得打了个寒噤,将手往棉袄里头缩了缩。

 

“小鬼,回家去,”叶修被骇了一跳,抬眸审视,是个身裹黑袍的黑脸男人,“当心生了风寒。”

 

韩文清刚照料完灵力枯竭的小妖腾云驾雾回来,他是这连绵十几里的青山的主宰,是天帝降下任来的山神。他已做了几百年的神,心也该是倦了,可瞧见这水灵乖巧的孩童,韩文清顿觉心里头柔软几分,不忍俯身嘱他快快归家。

 

“我偏不,”他冲韩文清作鬼脸,“我要吃交杯酒。”

 

山神气笑了,把小鬼拎起来,问道:“你从哪里学来这样多弯弯绕绕的玩意?”

 

“昨儿我随爹娘还有弟弟吃喜酒去了,”叶修冲他连连比划,“新嫁娘便同新郎官吃了交杯酒。”

 

四下无人,他干脆撤了那云雾,黑袍在雪地中甚是惹眼。韩文清将那杯子取过,掂在手中取笑他:“你想同哪家小姑娘同吃这酒?”

 

“不如你陪我吃酒罢,”叶修踮脚,欲是要取回那杯子,“男子同男子之间便不能成婚么?”

 

韩文清蹙眉,心说却是没这道理,遂而施法摸出盛水的葫芦,戳着孩童的额头道:“吃完你便给我乖乖回家去。”

 

一神一人立在雪地里头共饮这交杯酒,手腕缠绕,雪水滴答入喉,韩文清蓦然觉得这雪水甚是清甜,或是今日负责降雪的神仙偷摸着往法术里塞了甚么冰糖,存心要来捉弄捉弄凡间俗人。

 

“我叫叶修,”他伸出手,“你长得这么凶,想必一定叫做二狗罢?”

 

“屁。”

 

韩文清一巴掌揍上小鬼的屁股:“我叫韩文清,是负责你们这片的山神。”

 

 

 

 

蓦然,四面灯亮,那青衫少年携同少女巧笑着奔走而来,精怪美人们拂纱曳裙,美艳生花。

 

“吃罢交杯酒便是要洞房花烛,”少年探过身来:“夫人嫁是不嫁?”                

 

韩文清蹙眉瞪过来,他自觉理亏,退至一旁侍候。少女笑吟吟地斟了果酒满杯,温言劝道:“叶公子吃一杯罢,这酒可香的很。”

 

叶修扯了扯正红衫子,将那竹筒接过手来:“就一口。”

 

一旁的山神扭过身来,神态有些别扭,看得叶修直想发笑。

 

“来罢,”他将酒杯凑过他唇边,“不就是交杯酒,吃不死人。今日我与你共饮一杯,算是庆你我二人有幸再能相逢。”

 

两厢抵首,将杯中酒液抿去半口,面上皆是浮了轻薄淡红,不胜酒力。

 

“叶修。”

 

“我在。”

 

“来日方长。”

 

End.

  257 14
评论(14)
热度(257)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