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谪仙

祝我们韩队生日快乐——
洞房花烛醉酒梗。
原本是篇武林盟主×修仙高人的生贺,后面来不及写完全文了,于是先行把真·短小三轮车给开了出来。
世界第一可爱的芥末的图走这里:不看会后悔的
阅读愉快!

韩文清揭开了盖头。

被他抱进来的人不声不响地端坐在榻上,竟比清醒时要乖顺许多。见韩文清收了罩在眼前的红布,便抬起头来与他两相对看。

屋内气氛旖旎,红烛摇晃,于红帘喜帐之上笼去一层昏光。韩文清见叶修一幅将睡未睡的模样,于是探手一敲这仙门高人的脊骨,开口唤他道:“叶修。”

所触及的皮肉温热紧实,又隐了一节节明晰可以探的椎骨,他竟打脑子里升出古怪的念头。

叶修如一支竹笛,挺拔明秀,不开口时便是谦谦佳公子。只是这笛多用于夺取极恶之鬼性命,至于淫词艳曲,却是不需多想。

如此便会生妒。

妒那奏笛之人,为何不是我,为何不可是我?

一身浩然正气的韩盟主心神已乱。他将叶修牵引着平躺下去,又觉那唇上胭脂艳得有些扎人眼,教他一阵难耐的心悸。于是凑近用拇指去揩,哪想却揩晕到了颊上,飞起一片娇红。

叶修本人倒是浑然不知,眼皮子上下打架,斜斜睨了一眼床边僵硬的大侠,便是要醉倒入梦去。

他本来便将面容筑在了十六七八的时候,被这面颊绯红,眼眸凝水的少年人一瞧,韩文清竟平白生出几分罪恶感来。

正当他欲要收回手时,却觉停在唇角的指尖被甚么滑而热的物什裹住了。

他顿时血气上涌,一时躲也不是迎也不是,那软滑舌尖又是一勾,仿佛寻得人间珍馐,上前肆无忌惮吮吸咂舔起来。

韩盟主深吸一口气,只道不与醉鬼计量那么许多,回眼又见白日里那位气死人不偿命的仙家君子软软地揪住自己的衣角,道:“你不许走。”

他心底重重地颤了一颤,面上仍不动声色,捉住那只光洁如玉的手掖回锦被里头去。

哪想叶修的眉又蹙起来,重又摸到韩文清身上去,他呆了一阵,竟抱住了眼前这位武林盟主紧实的腰身。

“老韩,老韩,韩文清。”

“……我在。”

得了应答,那披了少年皮子的老狐狸得意一笑,手下又抱得紧了些,喃喃说:“被我捉住,便是我的人了。”

一时心跳如擂鼓。

叶修毫无自觉地在床榻上解去外衣,翻滚之间竟是春光大泄。他朝韩文清勾了勾小指,见他靠近之后便猛然朝那冷淡肃然的唇上一啃,咯吱咯吱笑得甚是猖狂。

“韩公子,你上当啦!”他道,“小嘴儿可真够甜,哈哈!”

韩文清无声朝他看了半晌,忽然倾身压了上去。

他照着他软薄的唇报复性咬下一口,趁着叶修吃痛之际,略探出舌将牙关叩开,就这样大摇大摆地挤进了叶修口内,决心要将他方才在自己身下撩拨起的妖火都重演一遍,直到这没脸没皮的仙人哀哀求饶方才罢休。

但显然,他低估了叶修。

那人反手将韩文清往自个儿身上一压,熟稔地迎合逗弄口中肆虐的舌头。他不进攻,只防守,顺道在韩文清攻来时不轻不重地撩他一把。仅仅这样,便有得韩盟主好受了。

他心头大怒又无处发泄,只好愈发凶狠地亲吻躺在榻上的叶修,手也不知何时摸过去钳制住了他的手腕子。韩文清不禁要去想叶修这身好技术是从哪里练得的,他是否有同旁人——

叶修那头亲的得趣儿,唇舌搅弄间啧啧有声。他的确醉了,醉的不轻,但本能促使他这样做。有韩文清的地方便是安全的地方,而韩文清本人是引诱叶修一次又一次寻来的烈毒,在他注定过于漫长的这辈子中,是戒不掉了。

外链走微博↓

一辆车

  270 14
评论(14)
热度(270)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