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晕衫青

祝好。

 

【韩叶】真相是真

凌晨摸鱼,没啥手感

可配合BGM:真相是真 食用

祝阅读愉快♡



“今天青岛下雪了。”

叶修面对大敞的窗户抖了抖指尖,手中烟雾与零碎的蒂猝不及防,四散在杭州萧山今年的第一场雪里。

听说西湖也已结了薄冰,霜花结在沿岸柳枝上,黒褐的枝干紧紧蕴住了昔日春夏的旖旎。寒风瑟瑟,游人如织,然而他骨子里却还是个正经八百的北京爷们——不就是雪嘛,没什么稀奇。

他垂眸看了眼亮起的屏幕,“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一直在跳动,叶修等来等去,也没等到韩文清的下一句话。

叶修干脆摁灭了在暗里明明灭灭的红塔山,吐出最后一口烟圈儿,颇有些无聊地戳了戳屏幕。他这次回兴欣住不了几天,只是途径杭州,来看看。叶修还是没改掉他昼夜颠倒的习惯,老板娘叉着腰站在一旁说他过的是美国时间,他边飞快敲键盘边胡乱应了。副本开局,刚引到怪,屏幕便骤然一暗。

停电了啊,陈果摸了摸下巴,在一片黑暗中冲叶修一笑。

整片区域都断了电。他没办法,又摸上了兴欣的二楼。推门见那间杂物间还空着,只是没了曾经睡过的床褥。

叶修躲在这里抽烟。

韩文清隔三差五会给他发短信,条条正直刚硬。他往上翻了翻那一条条的记录,摇摇头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十年宿敌。

但却无人知晓他们有多少冰山一角下的秘密。

韩文清在荣耀里是拳皇,是为众人称道的大漠孤烟。但褪去其上那层遥不可及的皮,他和千千万万的青岛小伙一样正直刚毅,把温柔藏在坚硬的壳里。

叶修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韩文清。

“真巧,杭州也下了。”

正在输入中的字符很快又跳动起来,这次韩文清回的很快,他说:“穿多点。”

站在窗前的人忍俊不禁。

他从来都知道某些BBS论坛上在猜测选手之间的关系,自己与韩文清是时常被拉出来讨论的两个人,但叶修对这些丝毫不感兴趣。直到第五赛季韩文清将自己堵在无人的通道中表明心意后,他方才后知后觉那些论坛上讲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后来韩文清在夏休期带他去了青岛,叶修自小待在北京,鲜少看见海,那阵子被韩文清领着在海边逛了个够本儿。晚上他们吃生蚝蛏子蛤蜊,叶修笑他的手速是挑蛤蜊挑出来的,韩文清蹙着眉瞪他一眼,把挑出来的肉全部放进叶修的碗里。

屏幕亮起。

“我妈说,过阵子领你来家里看看。”

叶修挠了挠鼻尖。

“都这么多年了,老韩你没点儿别的想法?”

对面回复得很急切,顷刻间新消息便出现在了对话页面里。

“我已经在准备买房了,等你过两天来一起挑,房产证上写你的名字。”

他被他逗笑了,干脆发了条语音过去:“不是,不是这个。哎老韩,咱们都地下恋情多少年了,真不准备合伙儿炸他们一下?”

雪纷纷扬扬地下,青岛和杭州,相隔千里,此刻同样诗意。

叶修蓦然想起司汤达的盐树枝。韩文清不是盐树枝,他是金子铸就的枝杆,珍贵,稀少,耐久,为众人所瞩目。在爱情面前,他展现出极好的韧度与延展性,不怕酸蚀,不怕火炼——叶修轻轻叹了口气。

屏幕那头的韩文清没有再回复他,但提示音却再度响起,顶端弹出微博消息,叶修点了进去。

他放在心上的金树枝在刚刚发了一条微博。

韩文清V:真相是真。@叶修V

叶修摁下了转发键。

叶修V:谢谢大家,等喜事到了老韩一定请你们吃喜糖!//韩文清V:真相是真。@叶修V

微博服务器炸了,楼下老板娘的尖叫也炸了。叶修点上一根烟。

他忽然有牵着韩文清游西湖的闲情逸致了。

End.

  203 20
评论(20)
热度(203)

© 酒晕衫青 | Powered by LOFTER